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品牌 GXG遇上Esprit:是“行善”还是“碰瓷儿”? GXG遇上Esprit:是“行善”还是“碰瓷儿”?

上周,看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发布一则公告,宣布与GXG母公司慕尚集团成立合资之协议已终止,而且是思捷环球突然单方面宣告的。


· 2020年08月04日 13:17:45来源:中国服装圈(ID:ZGFZ578) 作者:冯晓凯1k

GXGEsprit


上周,看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发布一则公告,宣布与GXG母公司慕尚集团成立合资之协议已终止,而且是思捷环球突然单方面宣告的。

看到这里我脑子里就出现了Esprit的光辉形象,在如此恶劣的市场环境下,Esprit居然不顾违约风险,放手GXG让他走,果然是一代国际品牌,有大将风范。

然而却是我草率了,Esprit提出与GXG合作终止,并非真要共度磨难。

关于分手原因,Esprit称慕尚集团至今未能成立合资并因此严重违反合资协议的条款。

关键是,Esprit好像早有准备,称公司已透过法律顾问发出通知函以终止协议并即时生效,还要求慕尚集团支付5000万人民币的违约赔偿金。

想到Esprit公司也确实缺钱,于是就砍掉了一半的想法。2017年营收154.55亿元,净利润却亏损25.54亿元、2018年营收为129.32亿元,同比下降16.32%,净利润亏损21.44亿元。

在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上半财年,该集团收入同比大跌11.8%至57.63亿港元,净亏损为3.31亿港元。

老家德国市场销售也不咋地,半年减少9.8%至30.07亿港元,欧洲其他地区销售额下跌6.8%至23.42亿港元。

特别在这次疫情之后,思捷环球在3月16日曾发布预警公告,此次疫情带来的店铺关闭预计会另公司在2019年/2020年财年下半年产生重大亏损,目前思捷环球欧洲公司仅靠疲弱的电子商务产生营业额,薪金、租金及营运成本则在持续累积。

受疫情影响,其下属位于德国的6间附属公司已申请启动财产保护诉讼程序,拟通过财产保护诉讼程序,加快2018年提出的重组计划。

该集团将关闭总部大本营德国50%的门店,并裁员约1100人,在亚洲还将再减少100个工作岗位,全球约1200名员工会受到影响。

虽然营收数额还在,但思捷环球的经营压力所释放的后续影响不得不捏一把汗,回想这5000万实在是杯水车薪,那对于Esprit自身来说,又到底是好还是坏?

反观GXG,手握LVMH系的投资,2019年公司全年总销售收入为37.21亿元,同比上年减少1.7%,收入略有下降。

2019年慕尚集团线上渠道销售占比38.3%,线上渠道销售同比增长5.6%至14.26亿元,线上基因也让GXG在疫情期间有更多发挥的空间。

也就是这一年,Esprit和GXG宣布开始一段故事,万成资源与慕尚集团订立的合资协议于2019年12月2日正式生效,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慕尚集投入6000万元,持有60%权益,万成资源投入4000万元,持有40%权益。

慕尚将全权负责Esprit的产品设计、营销推广等,将以面积为100-200平米的新形象门店,入驻新生代购物中心渠道。GXG重塑Esprit成为了业内最关心的事件之一。

重塑Esprit困难重重,一是因为近几年Esprit的问题不是品牌认识的问题、二是这家品牌在中国消费者心中的印象深度真的够深。

与Esprit合作是慕尚集团对于未来多元化布局的重要一步,这也说明了GXG对于国内女装市场的野心从未放下。

对于此次事件,慕尚集团在7月31日晚间做出回应,拟就公司在合资协议项下的权利以及万成可能提出的任何诉讼极力抗辩。

慕尚集团还表示,尽管公司一直努力在合资协议以及双方共识的框架下成立合营公司,但万成于并无任何有效及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向公司发出函件。

纵观全球市场,新冠疫情还在全球持续,对于消费市场的影响深远广宽,而中国市场成为各大时尚品牌恢复最快的市场,像欧莱雅、斯凯奇等品牌的二季度,虽然全球市场下滑,但中国市场都已录得两位数增长。

对于国际品牌来说,中国市场或许已经不是增长这么简单了,更多的是“保命”。

疫情之后的中国消费者养成了“新生活方式”和“新消费习惯”,对于品牌来说这何尝不是?

新的渠道、新的策略、新的产品和需求,都在这里发生了变化,对于GXG和Esprit来说,到底是“碰瓷儿”还是“行善”,或许都有各自的看法,但我个人认为,如果合作终止,损失最大的并不是这5000万。


GXG遇上Esprit:是“行善”还是“碰瓷儿”?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