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品牌 饿了么是怎么混进潮牌圈的? 饿了么是怎么混进潮牌圈的?

如果你问我哪个潮牌在中国影响力最大,放在以前,我会像你期待的那样说出 Supreme 或者 off-white 的答案。


如果你问我哪个潮牌在中国影响力最大,放在以前,我会像你期待的那样说出 Supreme 或者 off-white 的答案。

但现在,满大街都是氪金玩家,你要是没点不一样的硬货,穿金戴银也免不了拉胯。

我只会告诉你:谈潮牌,千万别忽视饿了么的存在。

昨天,公司里最会穿搭的阿 P 不知从哪儿弄了件饿了么骑手服来上班,同事都以为他吃错药了。

中午十二点,众人注视着阿 P 蓝色的身影走近,正当我们猜测他带来的是五香肥牛饭和越南 pho 时,阿 P 吐了口大烟雾说:他昨晚就是穿着这身去酒吧钓姑娘的。

阿 P 声称这是最新的明星同款,但大多数人都觉得,他只是下班去偷偷当骑手挣外快了。

毋庸置疑,无论去到什么场合,饿了么工装都是全场最硬核的衣服。

阿 P 对公司里的土逼们进行了一番传道,大致意思是:你们这些只随大流的小青年一点都没有实验精神,别说被朋克嫌弃,连摇滚圈都瞧不起你。

你们难道不觉得饿了么的 logo 比 Supreme 更有识别度吗?

俗话说,潮牌究竟潮不潮,99% 取决于穿的人是谁。

为了搞清阿 P 是否借着自己时尚权威的身份,对饿了么的潮牌影响力夸大其辞,我们去网上搜集了不少骑手服的试穿照。

不得不说,质疑阿 P 的人被打脸了。即使是女孩穿上了骑手服,也 oversize 得浑然天成,极度干燥的设计师看见了这衣服都得承认饿了么深得潮牌要领。

某种程度上讲,饿了么是中国街头文化真正的代言人,毕竟在我们国家,街道上最多的不是滑板,而是外卖员骑着的电动车。

总会有些穿得像野生 rapper 的人穿着件饿了么的 T 恤上街自拍,头巾发带和金链子都是舶来品,但外卖服是真正的中国风,也最能还原 HIPHOP 的原教旨精神——中国有多少人点外卖,他们的说唱就为多少人而唱。

对于连逛 zara 都像做贼的潮流洁癖们来说,别的冲锋衣从来都入不了他们的法眼,但饿了么骑手服可以。

从优衣库到买手店,你的消费选择是一部成长史,你穿的衣服始终在变,不变的是你始终在算计饿了么的红包与满减。

可以认为,外卖就是中国城市年轻人的 root.

很少有人从哪能搞到饿了么工装,据说有人为了这件衣服特意去送了三个月外卖——穿旧一身骑手服和磨破一双 vans 具有相同的象征意义,都是老鸟才配拥有的军功章。

而当每一个穿着骑手服的男孩从你身边呼啸而过时,你要意识到,他不只是个外卖员,也是个都市牛仔。比起在 GTA 里开车做任务,骑着辆阿普里亚 gpr 接订单更能给他们一种征服城市的快感。

当一件衣服在使用价值之外拥有了文化属性时,它很容易就能吸引到一批追随者。

拿上周饿了么和王一博拍的微电影来说,本来是个 送饭送菜送一切 的平台功能广告,网友们直接把它当成了潮牌单品发布视频,评论下面一群一群要衣服要包的。

阿 P 上班穿的那件就是视频里的王一博同款,那件夹克在镜头中出现的第一秒,他就嗅到了一丝潮牌的气息。

如果年轻人脑海中的一种色调被一个品牌统治着,那这家公司最适合做的就是做衣服。

做配送的品牌都有成为潮牌的潜质,上一个成功跨界的是 DHL,当年席卷欧美时尚圈的那抹亮黄,在中国已经变成了深邃的饿了么蓝。

成为流行符号的充分条件是:把符号穿在身上,在每个潜在用户面前每天出现三次。

在具备饿了么日常骑手服的实用特点的同时,饿了么的潮牌更加年轻,也更简洁干练。

阿 P 表示,如果给每个外卖员都配上这么一套衣服,北京 SKP 的保安再也没有理由将他们拒之门外。

这部微电影无心插柳地造就了饿了么史上最意外的一次带货,又让蓝骑士团队秀了一把副业上的肌肉。

敢让偶像明星在广告里飙演技,还有模有样地做了支好莱坞大片风格的电影预告,饿了么让不少粉丝顶礼膜拜,直接被网友建议改名叫 饿了么影业 。

也只有会拍电影的外卖公司才能玩得一手好音乐——今年 7 月在 b 站的夏日歌会上,由一帮真实骑手组成的蓝骑士乐队还跟朴树、老狼、李宇春这帮腕儿同台,秀了一波 live show。

饿了么知道,搞电影玩音乐,他们都还算新手;但做衣服,饿了么绝对是老炮。

当年在与 northface 的合作中,饿了么已经展现出了自己 不务正业 的气质——反正城市送餐和野外登山都是户外运动,二者没什么不同。

而当 nike 都成了饿了么的跨界周边时,人们的第一印象是:穿这双鞋走路一定不磨脚。穿着它能每天跑几十个订单不误单,比什么花里胡哨的宣传的好使。

饿了么的包更是买菜界的扛把子,背着它优雅地在三元里菜市场逛一圈,什么 prada、gucci 见了都要让你三分。饿了么的潮牌,用的不是虚荣,用的是一种看见配色就有食欲的幸福感。

年轻人追捧饿了么的周边不是第一天了,如果你像关注时尚圈的动向一样追溯饿了么的历史,你会对这家公司的主业到底是什么抱有深切的怀疑。

今年,饿了么的 送餐机甲 就引爆了社交媒体,让人在陆家嘴看到了《死亡搁浅》的现实版本。虽然饿了么随后表示该高达尚不会全面投入使用,但粉丝们仍表现出了像看到一辆特斯拉概念车那般的热情。

即使在胸怀宇宙的层面,饿了么做的也不比特斯拉逊色——虽然特斯拉是在发射火箭,而饿了么是在用火箭残骸开餐厅,成了废墟朋克的实体代言人。

我们早就没有征服星辰大海的梦想了,我们只想时代的脚印里好好吃顿饭。

如果说引领潮流的成功是偶然,那每次做副业都能成为年轻人话题热点的饿了么显然不是在买彩票。

事实上,很多人都没注意到,饿了么有多么了解你,又是在多大程度上参与了你的生活。

他们知道在 club 里,你点过最多的外卖是枸杞和盐水,清凉油和筋骨贴;在十万火急的夜里,饿了么更是承包了无数要拿着黑塑料袋送到你家的秘密配送任务。

甚至在疫情期间,饿了么还联合 ELLE 杂志攒了一群最牛逼的酒吧,把鸡尾酒做成外卖,嚷嚷着 在家也要好好喝酒 ,给不愿出门的酒鬼们外送了不知道多少杯自由古巴和 Mojito.

在大城市里,饿了么比我妈更清楚我每天在干什么。

无论是买螺丝刀还是买灯泡,买卫生纸还是买口罩——饿了么早已不仅仅是一个外卖平台,一名名穿着骑手服的蓝骑士,共同构筑了钢铁森林的血管,也成为了你足不出户探索整座城市的 义肢 。

你以为饿了么的潮服只是潮在一件衣服,但饿了么更潮的地方,是他们搭建起了年轻人想象中的都市生活——想想北京土著年轻人过年时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憋屈就知道了。

当你从十公里外叫来你最想吃的甜品外卖,或是深夜工作时让骑手帮你带一条烟时,每次见到饿了么的蓝色,都会激起你脑回路中的多巴胺反射。从一餐一饭到世间万物,是饿了么把你的需求与世界联通。

切 · 格瓦拉环南美洲骑行时,心中想的是改变世界;而骑行于城市网格里的饿了么蓝骑士,已经把这个理想实现在送外卖的路上了。


饿了么是怎么混进潮牌圈的?服饰资讯中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