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品牌 另眼看服装 | 直播刷单率98.9% 东南亚几十万服装工人或失业 另眼看服装 | 直播刷单率98.9% 东南亚几十万服装工人或失业

实体零售受阻的情况下,上一周国内外服装行业又发生了哪些大事件?下面就随中服网一起来看看吧。


2020年的下半年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开始了。尽管在疫情影响之下,上半年时尚零售行业遭受着巨大的冲击,然而也有不少服装品牌重振旗鼓,逐步回暖。实体零售受阻的情况下,上一周国内外服装行业又发生了哪些大事件?下面就随中服网一起来看看吧。

国内事件:7月13-7月18日

深解南极电商:吊牌生意的天花板和护城河

这些质检黑料也只是冰山一角。当下,一边是南极人的产火热大卖,一边是客户源源不断的投诉差评,南极人越来越被舆论推在风口浪尖上。南极人可谓已然是站在刀尖上的舞者,稍有不慎,便会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今天,浑水调研就来给读者深度挖掘,南极人,你到底怎么了?

中服说:

金融危机之后,南极人开始大幅转型,把旗下所有的工厂和生产线全部关停,只负责卖吊牌,将品牌授权生意做到了极致。南极电商要想业务增长,必须采取的是不断的扩大授权产品的品类,比如行业集中度不高、品牌商较少的按摩椅、泡脚盆以及电风扇等小家电。表面看下去,貌似万物皆可“南极人”。诚然,南极人的利润,加盟商的销量,来源于品控的下降,利润增长越高,品牌遗产的消耗就会越大。尤其是在品控上和产品的专注度上,南极人把控得并不好,缺乏匠心精神。

越卖越便宜的爱慕内衣凭啥IPO?

近日,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爱慕股份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募集资金7.61亿元,主要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及在越南投资建设生产基地。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爱慕股份还真是应了托尔斯泰那句名言,“情况越严重,越困难,就越需要坚定、积极、果敢”,不仅面临着不景气的市场环境,自身还存在着净利润负增长,费用率上升,存货高企、运营效率低下等问题。

中服说:

其实,便宜卖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爱慕股份存货反而越积越多。但是与其他品牌内衣的营销故事不同,爱慕股份热衷于突出自己的科技底色。成功设计出超弹性记忆合金胸罩,填补了当时我国“钢圈内衣”市场的空白,也由此奠定了爱慕股份的科技属性。我国贴身衣物行业起步较晚,市场集中度低,格局分散,就目前来看,强烈的科技底色,能否助力爱慕股份在群雄逐鹿的市场中实现突围,仍是个未知数。

美邦、班尼路、佐丹奴…步行街上这些门店,你上一次逛是什么时候

南京路步行街,一度是“地标”式存在的美特斯邦威旗舰店,正陷入一场关于“保全脸面”的战争。一份针对美邦服饰公司及董事长胡佳佳的限制消费令,揭开了这场战争的冰山一角。其实,不仅是美特斯邦威、班尼路、佐丹奴这类曾经的“步行街品牌”正在被遗忘,步行街本身也早已不再是城市的“流量担当”。不管在、北京还是广州,亦无论商业如何更替、城市如何进化,步行街似乎始终是那个“你爱来不来”的老样子。今年,“提升改造步行街”再度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商务部部署的关于第二批提升改造步行街试点的消息也陆续传来。南京路步行街、北京王府井步行街纷纷改头换面。

中服说:

与被包裹在密闭空间的购物中心相比,步行街能够体现城市商业文化,成为城市名片的延伸。有什么铺面、做什么生意,都能在步行街上展示得一清二楚,逛街的人不仅仅是商业参与者,更是文化感受者、城市观察者。在南京西路一家商场内,200平方米的餐厅一天需支付3000元租金,按照当时餐饮企业租金成本占15%平均比例计算,餐厅每天营业收入需达2万元。而2007年租下9200平方米店铺的美邦服饰,当时签约的年租金则在4000万元左右。有人总结,步行街正在从过去的“一铺养三代”,变成“三代养一铺”。当老字号流量不再,可能是在步行街改造后,老字号传统的品牌形象让消费者感到更加陌生。对于步行街而言,文化需要传承与保留,对于传统和创新,应该寻找更好的结合点。

刷单率98.9% 直播带不动货

风光无限的直播带货,似乎已经开始“带不动”了。摆在创业者面前的,有两大难:找网红带货难,自己出马带货也难。创业者陈毅(化名)最近便陷入了“两难”窘境。他甚至没有弄明白,直播带货是怎样一路爆火的。但因为害怕被时代抛弃,在没有想明白的情况下,他提前行动了——找网红带货。然而最终的成绩不理想:10万元坑位费+10%销售额佣金换来5.7万元业绩。随后,他转而亲自组建团队带货,成绩则更为差劲:2小时的成绩还不如之前主播的10分钟,已经开始动摇是否要继续下去。

中服说:

从明星到大IP们,甚至是曾经所向披靡的网红主播们开始虚报数据,各种各样的原因下带不动货了,这其实是一个市场从疯狂走向理性的过程。对于品牌而言,在坑多雷广的前提下,不仅要考虑投入的资金成本,还有主播培养、用户运营、产品等多个问题需要解决。品牌只有走向精细化运营,明白直播带货的本质是“货”,把做好产品作为重中之重,才能抓住真正的红利,避免沦为炮灰。归根结底,品牌还是要做好消费品的整条链路,从供应链到产品本身到营销端。如果供应链没有做好,产品拿出去不耐打,品牌不够坚持,再怎么营销也没有用。

国际事件:7月13-7月18日

MUJI申请破产,优衣库亏损,服饰品牌的痛苦和未来

美国的疫情,可能真的很严重。美国服装零售商Ascena零售集团也申请破产保护。Ascena旗下拥有知名女装品牌安·泰勒与大码女装品牌Lane Bryant等知名品牌。Ascena将关闭至少1200家门店。无印良品美国分公司、荷兰牛仔品牌G-Star美国公司已申请破产保护。前者资产和负债5000万到1亿美元,破产主要原因是疫情期间关闭18家门店,无法弥补租金等成本造成的损失。后者同样在疫情中关店,财务状况堪忧,目前其最大债权人是纽约第五大道门店房东,所欠租金约42.6万美元。

中服说:

无印良品一直给国人简约高端的形象,然而近几年频繁多次降价初见下坡端倪,这一次美国子公司负债6400万美元申请破产保护着实震惊了一圈人。或许是因为品牌理念的走偏,或许是未放下海外品牌的倨傲,又或许是错估了竞争对手的成长速度,无印良品的王朝从迅速建立,又迅速崩塌,让服饰似乎统统挣扎在朝不保夕的危险边缘。首先是疫情的催化,但是最主要的还是本身产品竞争力减弱,甚至是不如那些不知名的品牌。

蔡徐坤成为FILA代言人:体育品牌进入「流量」纷争下半场

2020年7月8日,运动时尚品牌FILA斐乐正式宣布,蔡徐坤成为其品牌代言人。至此,这个百年运动时尚品牌,集合了庞大的明星代言阵容,向更加偏重代言质量与年轻化的流量营销2.0时代进发。早在7月3日,FILA便在微博上放出预告短片,为代言官宣预热。而在官宣之后,FILA也调配了充足的线上资源位。对于此次合作,FILA品牌官方发言人表示:「一直在不同领域做跨界尝试的蔡徐坤不断突破自我,撕下固化标签的精神与FILA的品牌精神高度契合。」

中服说:

FILA经过多次波折后,选择「运动时尚」的基本路线,也开始有节奏地发力「街头时尚」市场。首先是产品线的革新,此外,FILA大幅增加了联名产品的制作规模,并在娱乐明星代言上不断发力,与产品的推广相配合。在签约蔡徐坤之前,王源、马思纯、黄景瑜、木村光希等大牌明星均有合作。体育品牌「流量」纷争变化的第一个趋势,便是代言人阵营的年轻化。无论是运动层面还是时尚层面,所有体育相关品牌都应该提前布局,积极「带货」之余,更需要在品牌认知层面,与Z世代的消费者们建立更紧密的价值观与情感连接。

欧美企业要“跑路”?东南亚几十万服装工人或失业

在部分亚洲发展中国家,服装制造业往往是其国内经济支柱之一。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暴发,作为疫情重灾区的北美和欧洲地区,店铺普遍歇业,各大服装品牌取消了数十亿美元的订单,导致这些亚洲国家大量即将发货的服装失去了销路。不仅如此,受到疫情影响的欧美企业还以合同中不可抗拒的因素为由,要求一些亚洲国家的服装企业大幅降低出厂价。受此影响,柬埔寨金边、孟加拉国达卡以及缅甸仰光的工业带上,有数以百计的工厂被迫关闭。

中服说:

原先,庞大的服装产品出口额为孟加拉国等国带来庞大的就业岗位。随着服装厂大量倒闭,亚洲将有几十万人规模的服装工人被解雇或暂时失业,甚至加剧全球贫困人口的数量。雪上加霜的是,业内人士对于这一现象长期发展并不看好,尤其是欧美企业将更多地转向“近距离投资”,而不再延续“低价劳动力投资”的政策:把生产企业转移到东欧、北非和土耳其以及墨西哥缩短从下订单到交货的时间,同时极大地提升了灵活性和敏捷性。欧美服装企业都在反思之前过分依赖远东地区的生产工厂。这并不是好消息。

营收利润大跌的优衣库,离超越Zara和H&M反而更近了

疫情冲击下,所有人都知道零售业日子苦:耐克营收大跌38%宣布裁员、ZARA关闭全球范围1200家门店、无印良品美国子公司申请破产……类似的消息不断刺激着行业内外的神经。如同一场无差别攻击,在疫情面前,再知名的企业也逃不开业绩腰斩的命运,优衣库当然也不例外。7月9日,日本迅销集团(优衣库母公司,以下简称“迅销”)公布2020年度前三财季(截至2020年5月底止)业绩报告,情况相当不乐观。

中服说:

难道连手握优衣库品牌的迅销,也要因为疫情跌落神坛了吗?疫情之下,迅销面临的情况其实是零售企业的共同困境,但外界之所以关心迅销,不外乎想问同一个问题:迅销拥有像优衣库这样几乎是零售业传奇的品牌,能否在困境中有不一样的突围方式?目前,优衣库手中还握着两张关键底牌:大中华区市场和电商渠道。在拓展线上渠道方面,优衣库的态度一向积极,以其在中国大陆的市场表现为例,除了入驻天猫平台时间早,优衣库还深入参与了电商狂欢节,并提供“线上下单、门店取货”等服务,可以说在逆境里仍然有自身优势。



另眼看服装 | 直播刷单率98.9% 东南亚几十万服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