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品牌 拉夏贝尔喝下最后一壶“猛药” 拉夏贝尔喝下最后一壶“猛药”

关店铺、卖资产、做加盟……


关店铺、卖资产、做加盟……一连串的自救动作,仍未把拉夏贝尔带出泥潭。公司不得已喝下最后一壶猛药——卖吊牌。

只是,不知道,这对已病入膏肓的拉夏贝尔是“解药”还是“毒药”。

最后的“猛药”

卖吊牌——*ST拉夏(603157.SH)下出了出乎意料的一招险棋。

9月1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调整线上经营模式的议案,同意将线上业务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模式。

公司表示,随着互联网和电商的迅猛发展,网购对服装行业的渗透率越来越高。目前,公司在网上采取全自营模式,需要参与产业链的全部环节,成本高、盈利能力弱。

最近几年,公司经营每况愈下,对线上持续投入已力不从心。

公司线上拟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的轻资产模式,将旗下品牌系列商标分别授权给供应商、经销商及代理运营商等,交由专业的公司代为运营。

授权范围涵盖旗下所有品牌、所有互联网平台。前期以女装为主,后续将拓展到男装、童装乃至家居等品类。

也就是说,未来,消费者在网上不仅可以买到拉夏贝尔的服装,还可能买到家居用品。而这些,都不是拉夏贝尔自己组织设计、生产销售的。

卖吊牌并不是一门神秘的生意。A股就有一家专门卖吊牌的公司——南极电商,网上卖的“南极人”、“卡帝乐”等品牌的商品,没有一件东西是他们自己做的。但,并不影响这家公司赚大钱。

南极电商能赚钱的生意,拉夏贝尔一定能做好吗?

当前,拉夏贝尔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线下门店。线上线下共用品牌,模式不同、品类相似,授权模式下的线上业务,会不会给门店带来致命的冲击?

该项议案还需通过股东大会审议。

拉夏贝尔曾经专注于线下开店,电商起步晚,但野心勃勃。2015年,公司出资2亿元收购服装电商公司杭州黯涉部分股权,并将线上业务交由这家控股子公司负责。

专业人做专业事。收购当年,拉夏贝尔线上业务即翻了9倍,“双11”单店销售过亿,跻身天猫女装前三。一年之后,公司线上收入占比,即从过去的不到1%跃升至超过10%。

让外界没想到的是,2018年8月,拉夏贝尔决定终止与杭州黯涉的代理协议,将线上业务收回自营。一年之后,面对不断恶化的经营状况,公司出售杭州黯涉股权饮鸩止渴。

自救未见成效

最近两年,拉夏贝尔都在自救。

它曾是国内服装行业的“店王”,顶峰时期,门店近万家(2017年),年营收过百亿。一旦遭遇消费增长趋势放缓,这些店铺就成为了公司的拖累。

关店,成为公司自救的第一招。2018年,门店数首次出现负增长,次年关店超过3800家。今年上半年,关店继续,期末经营网点3667个,较年初减少1797个。

关店不能在短期内解决业绩压力。2019年,公司亏损额大幅提升至21.7亿元。今年上半年,遭遇突如其来的疫情,公司营业收入下滑超过60%,录得亏损7.08亿元。

2019年,拉夏贝尔一改过去一直坚持的直营模式,加速推进联营和加盟,以转移经营风险,并希望在两三内年,实现直营和加盟的均衡发展。当年,公司加盟网点净增726个,达757家;加盟收入5.10亿元,对公司收入的贡献由上年的0.07%升至6.65%。

然而,加盟店的快速扩张未能持续。今年前6个月,公司加盟/联营店净减少533家,由年初的757个减至224个。批发/加盟对公司的收入贡献再次降至1%以下。

持续收缩

2018年和2019年已连续两年亏损,保壳成为拉夏贝尔今年的首要任务。

公司表示,将进一步实施“收缩”战略,关店和聚焦品牌之外,公司还将进一步处置资产,以解燃眉之急。

今年上半年,公司已达成7.25亿元出售太仓物业资产的意向,该交易预计产生资产处置收益3.37亿元。目前,正在协商标的上的抵押质押解决方案。

因拖欠上游10多亿货款,今年7月,百余供应商齐聚拉夏贝尔总部。公司表示,经协商,与供应商的债务问题已取得一定进展。

拉夏贝尔仍然非常缺钱。今年上半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已达到90.56%。期末,公司货币资金仅有2.4亿元,其中受限货币资金1.89亿元,能用的钱寥寥无几,而短期借款则高达14.78亿元。公司表示,正在维持和寻求外部融资资源,缓解流动性压力。

邢加兴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日子更加难过。

他和一致行动人合夏合计持有的1.87亿股A股股票全部质押,因债务纠纷,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或轮候冻结。


拉夏贝尔喝下最后一壶“猛药”休闲资讯中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