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品牌 毁约UCLA2.8亿赞助、削减3.25亿运营成本 安德玛砍砍砍 毁约UCLA2.8亿赞助、削减3.25亿运营成本 安德玛砍砍砍

受新冠疫情持续影响,各大运动品牌的日子都不甚好过。


· 2020年09月02日 9:12:01来源:体育大生意 作者:刘梦龙5.3k

毁约UCLA2.8亿赞助、削减3.25亿运营成本安德玛砍砍砍


受新冠疫情持续影响,各大运动品牌的日子都不甚好过。对于安德玛而言,更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仅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出现巨额亏损,就连“瘦身之路”也是连遇阻碍。其中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以下简称UCLA)的巨额合同纠纷更是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

近日,安德玛与UCLA的合同纠纷又有了最新进展。根据知名体育商业媒体SportsPro报道,UCLA已经向洛杉矶地方法院正式提起诉讼,对于安德玛试图单方面毁约的行为寻求2亿美元赔偿。

从118座冠军加身到长期无缘NCAA四强,UCLA的巨额赞助岌岌可危

2016年,总部位于巴尔的摩的安德玛公司与名校UCLA签署了一份为期15年、总价高达2.8亿美元的赞助合同,合约将于2017年正式生效。消息传出,引发外界一片惊叹。要知道这可是美国大学体育协会(以下简称NCAA)有史以来数额最大的一笔运动鞋和服装赞助交易。按照彼时安德玛的说法,这笔交易关系着公司的地理布局,对安德玛扎根洛杉矶至关重要。

在外界看来,双方的这场联姻可谓门当户对。凭借着先后签下NBA全明星斯蒂芬·库里和演员巨石强森等人,正处于发展历程高光阶段的安德玛在2015至2016年间营收一路走高。而贵为NCAA名校的UCLA,曾先后斩获过118座全美冠军奖杯,这在NCAA历史上前无古人。

然而好景不长。今年6月28日,《今日美国》率先放出消息,安德玛方面以UCLA未能满足合同内规定的营销效益为由,试图单方面提前解除合约。随即安德玛发布的官方声明证实了上述消息。在声明中,安德玛称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其长期未能获得营销效益。

根据福布斯分析,安德玛之所以决定提前终止与UCLA的超长合同,主要是出于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受到新冠疫情对全美的大面积影响,NCAA体育赛事长期处于停摆状态,身为赞助商安德玛无法得到应有的收益回报。而另一方面,正如声明中所提及由于营销效益不及预期,在自身业绩下滑的大背景下,安德玛需要勒紧裤腰带度日。

作为NCAA历史上享誉盛名的UCLA,其近年来却在体育领域鲜有作为。包括篮球在内的各支球队长期无缘NCAA锦标赛四强,在与安德玛签约至今的4个赛季中,更是有两次未能跻身疯狂三月比赛便早早出局。

美国时间7月1日,前波士顿学院体育主任马丁·贾蒙德接替退休的丹·格雷罗,正式成为UCLA的新任体育主管。而在贾蒙德空降洛杉矶之前,UCLA的体育部门出现了15年来首次的财务赤字,数额高达1890万美元(2019财年)。

在收到安德玛单方面解约通知后,UCLA已经向洛杉矶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向安德玛索要2亿美元赔偿。诉讼还提到了安德玛的其他问题,特别是2015年第三季度至2016年第四季度账面销售额的会计处理方式存在问题。

UCLA副校长Mary Osaka在一份声明中说道,“很不幸,安德玛公司正在利用新冠疫情在全球肆意蔓延之际,试图放弃一项在2016年达成但现在又想反悔的协议。UCLA已经履行了协议的全部条款,特别是该协议并未规定体育赛事必须要在特定时间内进行。我们提起诉讼是为了维护UCLA和广大学生运动员的权益,包括为韦斯特伍德带来过118次全国冠军的体育部。”

安德玛Q2财报净亏损1.83亿美元,“瘦身之路”任重而道远

对于被告方安德玛而言,近来可谓麻烦不断。7月31日,安德玛正式对外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关键数据显示,销售额同比下降41%,至7.076亿美元,好于预期的5.438亿美元。但净亏损多达去年同期10倍之多,从1730万美元增至1.83亿美元。此外,安德玛还发布了2020下半财年的盈利预警称,2020年下半年收入可能会下跌20%-25%,而且第四季度的跌幅会更大。就在财报公布之后,安德玛A类股和C类股的股价在美股的盘前交易中暴跌10%。(延展阅读:裁员6700人、高管降薪25%、贷款7亿美金,安德玛求生之路)

另据CNBC报道,7月22日,安德玛前任CEO凯文·普兰克和现任CFO大卫·伯格曼分别收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来的“韦尔斯通知”,原因是安德玛在2015年第三季度至2016年第四季度账面销售额的会计处理方式涉嫌存在问题。简言之,“韦尔斯通知”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计划对在美上市公司或公司人员进行民事诉讼前发出的非正式通知信,收到通知的公司或个通常有30天的辩解期。

考虑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仍将长时间持续,安德玛此前已先后采取了几项重大举措来力保现金流。其中包括将年度运营支出削减3.25亿美元,以及暂时裁减部分门店和美国配送中心的员工。此外,安德玛还在今年3月初与部分品牌代言人重谈合同,试图以推迟付款来缓解财政压力。

现金流方面,安德玛在第二季度末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1亿美元。在安德玛修改信贷协议后,共有11亿美元循环信用贷款,但本季度末仍有2.5亿美元未偿还。此外,安德玛还发行了5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票据,利用4.4亿美元来减少循环信贷机制下的未偿金额。

综上所述,此前与UCLA签署的为期15年总价高达2.8亿美元的超长合同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安德玛急欲卸下的一大包袱。在收到UCLA方面的起诉通知后,安德玛发表官方声明对此表示失望,同时将时刻准备捍卫自己的立场。

在声明中安德玛方面写道,“我们寻求以开放态度,为UCLA特别是那些学生运动员制定一个合理、适当的过渡方案。事实上在协议终止后,我们应UCLA要求,仍在继续提供2020/2021学年的运动装备。尽管复赛时间不定,但足以彰显我们支持学生运动员的决心。”

另据媒体报道,除UCLA外,安德玛还在积极为2016年以4.75亿美元买下的运动APP MyFitnessPal积极寻找买家。根据Q2财报不难看出,由于其线上健身用户订阅带来的营业额仅为占比不足5%的3290万美元,因此出售该非主营业务绝非空穴来风。

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安德玛的瘦身之路注定将不会轻松。而其与UCLA的合作将以何种方式结束,时间将会给出答案。


毁约UCLA2.8亿赞助、削减3.25亿运营成本 安德玛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