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品牌 爱马仕成为“贵妇入场券”:除了真的“贵”,并且还“难买” 爱马仕成为“贵妇入场券”:除了真的“贵”,并且还“难买”

在大热剧《三十而已》中,顾佳为了融入“太太圈”掏家底也要买爱马仕,实力演绎“我是个贵妇,我需要铂金包”。


在大热剧《三十而已》中,顾佳为了融入“太太圈”掏家底也要买爱马仕,实力演绎“我是个贵妇,我需要铂金包”。

只要买个包就能进贵妇圈?虽然听起来有点儿不可思议,但这有可能是真的,今天就让no money的小鲸来给大家讲一下 new money和old money都爱的爱马仕是如何变成“贵妇圈入场券”的。

一夜之间,所有人都认识了爱马仕铂金包

爱马仕和铂金包之所以突然火爆全网,倒不是因为大减价或网红款,而是因为她作为“贵妇圈入场券”的隐藏属性被一部电视剧公开了。

这部电视剧就是最近正在热播的《三十而已》,剧中角色顾佳的设定是一位新贵阶层的太太,和丈夫共同创立烟火公司,生了孩子以后就安心做全职太太。但有钱人也有她们的烦恼,顾佳参加了一次贵妇聚会,即便自己拎的已经是上万块的香奈儿徽章包,但在各位太太手里的爱马仕铂金包面前根本拿不出手,甚至连合照都被太太们裁掉了。

这一幕有点儿似曾相识,2017年国内“顶级名媛”洪晃就曾在名媛聚会的合照中被苏芒裁掉,事后她自嘲说“颜值不达标”。

虽然顾佳被太太们裁掉了,但“未剪辑”版的照片却在网上爆红,网友根据不同级别的爱马仕对贵妇圈进行简单分级,“爱马仕铂金包”也成为了贵妇等级的度量衡。

可能在网友看来上述情节非常戏剧化,但这其实是各大贵妇圈的日常,美国纽约上东区的贵妇圈亦是如此,耶鲁大学人类学博士温妮斯蒂·马丁就曾以此为主题写了一本书,名为《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书中详细地描写了她为了让孩子迅速实现阶层跃迁,是如何排除万难买到了爱马仕的铂金包。

如果全世界贵妇要举办一场炫富大赛,那比拼爱马仕一定是其中关键的一环。贝嫂维多利亚是忠实的爱马仕粉丝,传说中她有800多个爱马仕包。但她并不是世界上拥有最多爱马仕的贵妇,称霸榜单的是新加坡名媛Jamie Chua,爱马仕里最贵的喜马拉雅鳄鱼皮,她就有三只。将这个“最贵”再具象化一点。在香港佳士得2017秋季拍卖会上,一只喜马拉雅鳄鱼皮钻石搭扣铂金包拍卖出30万美元的天价,折算成人民币约259.57万元。

事实上,想买爱马仕?没那么容易。

爱马仕购买指南,从入门到放弃

爱马仕之所以会成为“贵妇入场券”除了真的“贵”之外,关键在于“难买”。买包的钱对太太们都是小钱,买得到包的资格和门路才是敲门砖。

在所有的爱马仕中,凯莉包和铂金包又在爱马仕鄙视链中的顶端。铂金包其实并非指材质,更准确的写法应该是“柏金包”,因为这名字来自歌手简·柏金。

1974年,红极一时的双栖法国女星简·柏金在飞机上偶遇到了爱马仕包第五代接班的品牌主席让·路易·杜迈,当时刚做母亲的简·柏金不禁向对方抱怨凯莉包的袋身太窄,而且硬挺,不方便携带婴儿用品,因此激发了他的灵感,专门为简其设计了一款内部空间超大的松软手提包,并以“Birkin”命名,从此铂金包诞生了。

由于铂金包在制作中由一名精工匠从始至终负责全流程,以保持其品质的纯粹,以一个 Birkin 需要耗费一位熟练匠人48小时的时间计算,一个爱马仕制包工坊一个月仅能生产15只手袋,所以产量有限,价格高昂,经常出现有市无价的场面。在这种大背景下,一种爱马仕独创的“配货”销售方法产生了。

配货的意思并非登记需求,等待商家为你配货,而是指如果你要买一顶价格的铂金包,那必须要购买相应比例价格的爱马仕其它产品,常见的配货比例为1:1;1:1.5等。

比如买一个10万的包包,比例是1:1,那配货的货值就是10万左右,为了一个心仪的包要付出双倍的价钱,这大概就是“爱马仕家族”产生的源头之一吧,毕竟为了买包,必须得买点儿其它什么东西。

小P是一位生活在东南地区的女生,她向蓝鲸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爱马仕初体验”。

“当时朋友带我去了这个点,有个柜哥就会向你介绍产品,但他并没有直接介绍包,而是先介绍了一些配货,比如丝巾、饰品之类的。当时的配货比是1:0.5,其实和市面上流传的那些配货比相比很划算了。只不过我后来买的配货比包还贵。而且在爱马仕买包不是立马要,立马有,要先买配货才有资格买包,而且你的配货也只在这家店被承认,一年有效期。在爱马仕买东西有很多潜规则的,如果你是第一次配货,其实是没有资格购买某些热门款包的,他们很多商品都会留给VIP之类的熟客,”经过近一个月的等待,小P最终买到了自己心仪的爱马仕包。

所谓的“配货”在我们看来或许是花冤枉钱,但在富太太们眼中这估计是一场只有她们才玩得起的“小游戏”。

爱马仕是如何变成“贵妇入场券”的?

在如今的时尚圈,爱马仕站在鄙视链的顶端,不同于LV、香奈儿等品牌,爱马仕是少有的坚持家族独立经营的奢侈品公司。但其实从爱马仕这个牌子诞生之日起,它的逼格就摆在那里了。

1883年,爱马仕家族在巴黎开的第一家店铺,专营马鞍、缰绳等骑马用具,所以最初这个定位就比较高了。而爱马仕作为奢侈品巨匠的故事则兴起于20世纪20年代初:在获得了为期两年的欧洲地区的拉链专利后,爱马仕决定扩大产品线,开始做皮箱、成衣等。

爱马仕如今能成为阶级划分的标志,离不开影视作品和明星名媛的宣传与加持。在电视剧《欲望都市》中就曾有这么一句话:“当我拎着它的时候,我便知道我已经飞黄腾达了。”从贝嫂到卡戴珊姐妹,再到国内的港商刘銮雄,爱马仕渐渐成为有钱人炫富的工具。

事实上,爱马仕也确实有超强的保值能力,据悉1984年,爱马仕铂金包诞生时,售价仅为2000多美元。时至今日,铂金包的价格最低也到10000美元左右。平均看下来,每年的价格涨幅超过10%,甚至比黄金还要保值。

奢侈品集团LVMH曾想要通过各种方式收购爱马仕,但爱马仕家族高度团结,最终抵御住了外部的收购压力。近些年中国市场的强大需求也使得爱马仕的业绩蒸蒸日上,在2018年10月,爱马仕也在中国上线了自己的电子商务平台。

今年2月26日,爱马仕集团发布2019年四季度业绩显示,期内销售额增长15.4%至68.83亿欧元,总销售额上涨10.7%达18.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43.11亿元)。2019全年盈利15.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17.08亿元),占总销售额的22.3%。 包括中国内地的亚太地区销售额则大涨19.5%至34.53亿欧元,目前已超过欧洲成为全球最大市场。

但它们也并非高枕无忧,假货成为了目前困扰爱马仕的一大困扰。据英国《卫报》报道,6月24日至6月26日,一个包含10人的犯罪团伙在巴黎刑事法庭因滥用信任、拥有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等罪名受审,几位爱马仕的工匠从工作室偷走原料,向供应商购入同样的皮革,然后就能制作以假乱真的“原单铂金包”,其中7名是爱马仕前员工,他们在2011年至2014年制作了约148个假包出售给亚洲顾客成交额超过400万欧元(约为3175万元人民币) 。

不知道国内的女明星和贵妇们是不是也曾中招买假包?但可以确定的是,在《三十而已》爆红后,广州白云皮具城的“爱马仕”估计要爆单了,毕竟有无数的网红还等着拍视频发小红书呢。


爱马仕成为“贵妇入场券”:除了真的“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