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品牌 另眼看服装|耐克裁员花费巨大 特步正在复苏 另眼看服装|耐克裁员花费巨大 特步正在复苏

上周服装行业发生了什么?跟随小服一起去看看吧!


2020年上半年过得飞快,7月也即将过去。我们经历过了疫情、洪水、国际纠纷,但是时尚品牌一如既往地在向前。7月国内大型服装时尚展会CHIC终于在线下开展,为下半年服装行业的复苏与崛起奠定基础;电商直播继续发力的同时,也让人们看到了这一产业背后的问题;国际品牌陷入裁员风波,为了活下去而不断挣扎......上周服装行业发生了什么?跟随小服一起去看看吧!

国内事件:7月20日-7月24日

“体育大年”遭疫情重创,本土运动品牌的日子还好过吗?

原本,作为“体育大年”,2020年被诸多运动品牌视为延续强劲业绩的新引擎。然而,在疫情的影响下,“体育大年”已然“改道”,据此前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年初至3月底,延期或取消的大型国际体育赛事已超40项。画风突变的还有诸多运动品牌的业绩。根据李宁、特步、361度等企业公布的第一季度营运状况,营收下跌成为普遍现象。

中服说:本应是体育大年的2020年因为疫情,比赛停摆,消费停滞,许多本土运动品牌一季度的业绩普遍下跌。线下渠道是运动品牌营收的主要来源,但疫情爆发后线下门店长期关闭,加之各大体育赛事的取消,使得运动品牌赛事营销的计划随之落空,品牌曝光度及流量红利骤减,最终造成体育用品终端需求的下降。

本土运动品牌何时才能走出业绩“阴霾”,重拾强劲的增长势头?就目前来说,疫情仍将常态化处理,对于本土运动品牌来说,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仍需要稳打稳扎,让用户更加体会清晰,去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以推动业绩的逆势增长。

二次元服装都不知道?你OUT了!这个产业今年预计规模达到159亿元

近年来,随着大众对穿衣风格愈发包容,汉服、Lolita裙、JK制服裙等二次元服装吸引了很多年轻人的目光。随着动漫IP产业链的延长,二次元服装消费也进入了日常生活,这个产业预计今年规模达到159.57亿元。当前95后已经成为二次元服装消费的主力人群,50%左右的消费者是95后。2018-2019年天猫cosplay服装消费数据显示,95后贡献的消费额占比超过了50%。

1

(拍摄:中服网)

中服说:二次元服装的销售目前集中在互联网销售平台,面对如此庞大的购买群体,商家们通过“预售+限量”进行销售。由于二次元消费用户数量正在不断增长,从2017年2.5亿人增长至2019年3.34亿人,增长率超过12%,预计2020年将达到3.78亿人。二次元服装市场随着用户数量、消费意愿以及客单价格的提升,市场规模正不断扩大。

但是二次元服装市场的快速发展,也遭到了不少诟病。商家利用各式各样的营销方式,引诱消费者不断投入更多的金钱进行购买。而爱好者抢购还出现了过度消费的情况。年轻消费者们受到商家制定标准和社会因素的影响,以购买正版为荣,造成消费者的心理预期。所以无论是什么圈子,都应该引导消费者购买正版和按购买能力确定购买数量。

贵人鸟式微、喜得龙破产、鳄莱特失联……晋江鞋企30年兴衰史

对于晋江鞋企来说,20世纪80年代堪称整个“造鞋运动”的起点。集体性的创业行为,并非偶然。2009年前后,众多晋江品牌扎堆进入国际资本市场,晋江鞋企进入鼎盛时期。这一阶段的晋江品牌,可谓百花齐放,各有千秋,不但牢牢锁住了运动品牌市场上的中端席位,甚至拥有余力向更高端的层次蚕食。

随后,市场瞬息万变,内忧外患之下,晋江鞋企辉煌一去不复返,走向衰败。

中服说:时至今日,活跃在市场上的的本土鞋企大多数仍是晋江企业。在国外巨头耐克、阿迪达斯等猛烈的夹击下,在过去几年中,晋江鞋企经历了一次次的洗牌,活下来的则各自突破。在经历草莽式的狂奔、疯狂的上市、痛苦的转型后,重新出发的晋江制鞋业正在逆流突围,发力细分市场,从单一品类到多品类开花。安踏、贵人鸟、361度等品牌不断开拓挖掘,进入有一个新时代。中国体育产业仍有很大空间,浴火重生的晋江鞋企能否再造一个新的传奇?

多举措助推业务强劲复苏,特步对下半年市场基本面保持乐观

7月21日,特步国际(01368)披露2020年中期业绩盈利预警及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内地业务运营状况。特步公告显示,于2020年上半年,公司普通股股权持有人应占未经审核综合溢利将同比减少约45%至55%,特步主品牌的收入及分部溢利分别实现中单位数及约25%至30%跌幅。

1

(拍摄:中服网)

中服说:特步上半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受到公共卫生事件影响。好在国内公共卫生事件得到有效控制,特步2020年第二季度销售就出现明显复苏。尽管受到不确定因素冲击,目前特步财务状况保持良好,抗风险能力仍然强劲。随着集团内部降本增效项目的不断见效,管理层对下半年继续保持强劲增长表现持审慎乐观态度。

近年来,特步电商业务持续变革,受公共卫生事件倒逼,公司新营销业务快速提升。特步电商通过调整内部货品结构、精准营销推广、布局直播业务等举措,强化新营销矩阵。除了重磅产品表现抢眼,特步还不断加码品牌行动。特步在主品牌、新品牌的共同发力之下取得新的跃升值得期待。

国际事件:7月20日-7月24日

耐克宣布高层重组及全面裁员,或将花费2亿美元

据SportsPro Media报道,耐克宣布要对高层领导进行改组调整,并计划进行大量裁员。公司表示,裁员将花费税前一次性解雇成本约2到2.5亿美元。高层重组和全面裁员某种程度上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而加速进行的。

中服说:由于疫情,耐克被迫关闭了全球约90%的实体零售店。2020年6月,耐克发布一季度财报,报告表示,一季度总营收亏损了7.9亿美元,但在线销售额增长了75%。耐克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7.6万名的员工,此次的裁员计划会影响到的人数并未公布,但耐克表示裁员可能花费的税前一次性解雇成本大约在2到2.5亿美元之间。

Burberry裁员500人、LV直播卖包……奢侈品巨头正在全面拥抱线上?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裁员风暴正在席卷奢侈品们。奢侈品品牌巴宝莉(Burberry,BRBY:LN)周三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500人,其中包括英国总部150人,目的是削减5500万英镑的成本。旗下有宝玑、宝珀的瑞士制表巨头Swatch集团也于近日宣布裁员2400人,这是Swatch集团近三十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裁员。

中服说:有分析师预计,奢侈品行业2020年全球营业收入将减少17%至35%,产业下降25%至45%,在制造业份额占据全球40%的意大利,多位奢侈品工匠向媒体表示,5月和6月的订单量同比减少了20%至50%不等,甚至有人表示从夏季以来就没有接到任何订单。业绩承压,为了改善自己的“距离感”和稀缺性,奢侈品牌们开始追求流量,入驻电商,触达人群,甚至开始做直播。

但是直播到底能不能带动奢侈品,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成功维护形象调性、满足用户体验而又大量带货的奢侈品直播卖货仍未出现,但无人敢在这场卡位战中率先放弃。

疫情中的日本服装界,一片悲鸣

日本服装业受畸形产业链催动,曾经的华丽外表已经不复存在,面对2020年突发疫情的灭顶打击,厂商及媒体一片悲鸣,有业内人士甚至夸张比喻为战地医院,贫于应付。尽管日本服装供过于求,已经延续多年了。1990年到2019年,消费数量增长了19%,而行业的供给数量增加了138%,达到2.38倍,2019年消费购买率为48.2%。

中服说:日本服装业为寻求高收益,很早就开始谋划从高成本的国内生产转向低成本的国家和地区生产,近年来,又从中国转向越南、泰国等南亚地区,追求低成本的海外生产模式,直接结果是生产批次不断扩大,市场需求反应越来越迟钝,与服装供应量增加的同时,意味着积压,2000年达到23亿500万件,消费购买率降至54.3%,到2015年以后超过一半卖不动已经成为常态。

预计下半年到明年,弱小无力的服装企业将被兼并重组,活下来的是少数强大的服装品牌;大型服装企业及其品牌,可能重新考虑业务链条,减少外部依赖,摆脱纤维行业商社的渠道束缚,简化采购环节,直接和产地对接,增加利用网络平台的业务比重,提高交易效率,减少单位规模,降低渠道成本压力,通过创新产品设计,增加自我成长能力。

合作再起波澜“侃爷”要求获得Adidas和Gap董事会席位

美国著名嘻哈说唱歌手Kanye West(中文昵称“侃爷”)近日表示,如果自己不被任命为Adidas和Gap的董事会成员将退出与两家品牌的合作。据悉,Kanye West的言论一出,Gap股价在周一一度下滑7.4%,Adidas股价尚未受到大幅影响。目前,Adidas和Gap两个品牌方皆未回应West的这一要求。

1

(拍摄:中服网)

中服说:此前Kanye West在Twitter发文宣布参与竞选美国总统,并得到了美国著名投资人Mark Cuban(马克·库班)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特斯拉汽车首席执行官Elon Musk(埃隆·马斯克)的支持。作为潮牌Yeezy的创始人,Kanye West表示他的竞选言论可能会危及自身的地位,“因为我每年可从和Adidas的合作中获得15%的特许权使用费,这使我成了亿万富翁,但我的竞选演讲很有可能会让我一夜之间一无所有。”



另眼看服装|耐克裁员花费巨大 特步正在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