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服装资讯 品牌 为什么14亿人都捧不出一个中国“Zara”? 为什么14亿人都捧不出一个中国“Zara”?

奢侈、轻奢、快时尚……,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 2020年07月17日 13:44:19来源:地产风声 作者:内幕君1k

Zara快时尚服装


有一个问题困扰了狗蛋很久:中国有14亿人口,偌大一个市场,为什么没捧出个世界级的服装品牌?

奢侈、轻奢、快时尚……,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狗蛋说,这太难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了,每次去商场买衣服,他360度兜一圈,最后都只能走进阿玛尼斜对门的李维斯隔壁优衣库。

1

“最后一颗北斗卫星都上天了。”

狗蛋不解:造衣服有造卫星难吗?

“总是被吐槽没技术含量的地产行业,还诞生了宇宙级房企,诞生了好几家世界500强呢!”

1

最近中国股市涨声一片,大家都说“牛市来了”。

股民们激动地唱起《大疯歌》:

券商疯券商疯,券商疯完银行疯

……

散户疯散户疯,散户疯完最高峰

唱着,唱着,部分老股民流下了辛酸的泪水。眼看它银行股涨停了,军工股涨停了,地产股也爆涨了,而他们曾经重仓的服装股,多数划了划水,没惊起什么波澜。

和巅峰时期相比,一些服装企业已经跌去上百亿市值,再怎么涨也只是往冰山上洒了滴热水。

狗蛋看了眼仓内的“中国女装第一股”发现:经过这轮“牛市”的拉动,拉夏贝尔股价终于从7毛涨到8毛。

但离3年前巅峰时期的30.62元,还差298毛钱。

而曾经因为股票大涨,一跃成为中国服饰行业首富的周成建发现:自家的美邦服饰10年跌去市值330多个亿。如今58亿不到。

再看看“夹克之王”七匹狼,目前市值不到42亿,跟最辉煌的时候比,也跌去了8成以上。

10天前,当其它公司开始准备2020半年报时,拉夏贝尔终于发出2019年度业绩报。

这份在深夜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度,拉夏贝尔营收约76.66亿元,同比下降24.6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6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亏损近20亿元。

拉夏贝尔在年报表示,“全力以赴争取实现2020年度扭亏为盈的目标。”

但现实的残酷就像球迷常跟中国男足说的那句老话:

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上市第三年,已经亏损两个年度的拉夏贝尔,已经面临退市风险。

疫情影响下,服装公司上半年的业绩几乎全线下跌,特别是第一季度。南都记者统计了20家上市服装企业发现,一季度营收同比跌幅最高达67.05%,净利同比最高跌幅达1543.56%。

寒风萧瑟之中,只有雅戈尔像一朵奇葩迎风绽放。

它的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集团营收38.94亿元,同比增长了51.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录得同比增长37.05%至10.33亿元。

这个业绩,让“平均每周都在损失1亿美元收入”的阿迪达斯和3个月亏损56亿人民币的耐克很羡慕。

雅戈尔的老板李如成,曾在两年前的股东大会上说,美国有耐克,德国有阿迪,雅戈尔也完全有实力成为这样的集团。

没想到,李老板的宏伟蓝图在最艰难的时刻实现了,他通过“卖房”创收压倒了世界服装巨头。

2

其实狗蛋已经说出了症结。

地产行业能出宇宙级房企,能出世界500强,有了一定资本积累后,中国服装企业就争先搞地产开发去了。也有一些跨界金融、投资领域的。

所以,14亿人捧不出一个“中国LV”或者“中国ZARA”。

早在1992年,李如成就已涉足地产,先后在宁波、苏州、杭州等地大举拿地开发,被称宁波地产界一哥。服装企业跨界搞地产,雅戈尔是最执着的那一家。

巅峰时的2014年,雅戈尔地产销售破百亿,房地产业务营收占当年集团整体营收的72%,此后两年,这一数据也接近70%。

副业的风头盖过主业,一度让人怀疑雅戈尔要彻底改行了。

但在雅戈尔成立40周年的2019年,李如成打破了大家的猜想,他说:雅戈尔要用30年逐步打造成世界级时尚集团。

李老板表示,他对未来发展的思路已经清晰了,就是时尚产业。其他无关业务该停的都停掉,该收的都收掉。

嘴上说着不要,动作却很诚实。2019年雅戈尔花70亿拿地,比2018年增加了一倍。今年4月,土拍市场刚刚复苏,雅戈尔火速携手宝龙地产,斥资48.62亿元拿下温州市核心片区黄龙商贸城地块。

李如成想停掉的地产业务,依然在扮演雅戈尔的救世主。疫情严重冲击下的2、3月份,雅戈尔服装营收大幅下滑,地产业务却逆势增收,为母公司创造了5.4亿元净利润。

在雅戈尔身后,跟着众多小老弟:

杉杉、七匹狼、波司登、李宁、海澜之家、江南布衣、森马、才子、报喜鸟、特步、匹克、361°……

一堆大家熟悉的鞋服品牌都搞过地产,或者正在搞地产。有人做住宅,有人做综合体,有人开发体育地产。

李如成的宁波老乡郑永刚很有意思。

说到郑永刚,估计很多人不认识,说到杉杉一些70后就会勾勒起点滴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一句“杉杉西服,不要太潇洒”,让这个品牌家喻户晓。

2012年他出席博鳌论坛民营企业家圆桌会议,在会上说:10年前不做地产已经边缘化,现在做地产就是傻蛋一个。

然后,他义无反顾地投进了商业地产,在宁波搞奥特莱斯项目和综合体“宁波中心”,之后又在哈尔滨、南昌、郑州、太原布局四座奥莱。

杉杉搞地产,不要太潇洒。

直到去年7月,郑永刚把负责运营奥莱项目的杉杉商业集团卖给唯品会,这才没做“傻蛋”。

说“男人不只一面”的七匹狼,做起生意来也不只一面,搞地产它也认真过。

七匹狼的地产收入一度占到总收比重的60%。2011亚洲十大超级豪宅中,有一个来自厦门的项目「恒禾七尚」,就是七匹狼开发的。

恒禾七尚(效果图)

七匹狼创立之初,齐秦的歌《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特别火,于是决定把“狼”作为商标,当时创始人有7个,就有了“七匹狼”,多年后盖楼,他们没忘掉这个幸运数字,在别墅群之上立起7栋高层。

而“羽绒服一哥”波司登也不只做羽绒服,人家搞地产开发也挺溜,在内环造过房子,在江苏、山东也有项目。

3

10几年前,鞋服行业特别流行多元化经营,跟现在地产商玩跨界差不多,

除了涉足地产,他们也玩投资。

海澜之家的周建平一度四管齐下:服装产业、金融投资、地产投资、文化旅游。

2000年-2014年,他股权投资过的项目就有30多个,如华泰证券、圣农发展、广东发展银行、江苏银行、北京暴风科技。

2010年,周建平斥资16亿在老家江阴建马术俱乐部,别人说他不务正业,他表示:“我认为,做服装就是做品牌,必须融入很多文化,做强‘马文化’正是集团战略转型的一个重要举措”。

“不要你认为,我要我认为”的周老板,还顺带盖了马文化博物馆、飞马水城、马儿岛酒店。

一些去过江阴海澜飞马水城的网友说,那儿比“男人的衣柜”好逛,不收门票,欧式建筑、飞马铁桥……,徜徉其中有一种身在威尼斯的赶脚。

海澜飞马水城实景

李如成在投资界名气更大,有人管他叫中国“巴菲特”,服装、地产、投资是他驰骋商场的三驾马车,他早年通过投资中信证券、宁波银行、广博股份等先后获利百亿元。

这位雅戈尔的掌舵人曾经毫不避讳地说:“我做了30多年服装,利润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做投资就不一样,一下子就能赚制造业30年的钱”。

李如成说出了资本趋利的现实面。搞地产、做投资赚钱快,谁还会老老实实当裁缝呢?

对标阿迪、耐克的雅戈尔不会;“再做地产是傻蛋”的杉杉不会,它已经跨界锂电池、新能源了。

想做“中国Zara”的拉夏贝尔、“不走寻常路”的美特斯邦威、“一年逛两次就够了”的海澜之家也不会。

摆在它们面前的难题不是当不当裁缝,而是如何活下去。

4

20年前中国“入世”,外需驱动,内需走强,使得中国纺织服装业飞速发展,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国成为全球纺织服装制造中心,很多本土服装品牌也借风扶摇直上。

美特斯邦威在2010年创造了43.8%的营收增速和63.4%的利润增速。当年,美邦服饰的市值一度攀升至390亿左右。

201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上,周成建以240亿财富排行第15,只比许荣茂少4个亿,比王健林少20个亿。那时候服装行业造富能力还可以。

当时的美特斯邦威是很多年轻人心中的潮服。

10年之后的2020年,同一份榜单,20强内无一服装业大佬,排名最高的是代工过阿迪达斯、耐克、彪马、优衣库,被称为“服装业的富士康”——申洲国际的老板马建荣,以67亿美元排在46位。

美特斯邦威则被爆出总负债超41亿,连续亏损下资金链告急,最近因深陷合同租赁纠纷,接班人周成建的女儿胡佳佳被法院“限制消费”,美邦登上了微博热搜第5。

现在的中国纺织服装行业,面临着内外需不足、产能过剩的困境,10年风向变换,已经沦落成一个经营艰难的行业。A股服装纺织板块中,曾经市值800亿居首的海澜之家,目前市值不到280亿,8成以上的上市公司市值都在百亿以下。

2019年海澜之家的存货金额高达90亿,存货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了41%。

3年前定下小目标“2020年突破1万家线下店铺”的拉夏贝尔,一直在关店和持续变卖资产,继去年出售一电子商务公司股权之后,公司近日对外透露,拟以约7.25亿元的交易对价,出售全资子公司拉夏太仓持有的太仓夏微仓储有限公司100%股权。

试图通过卖存量资产来盘活主业。

狗蛋担心拉夏贝尔的总部保不住了。

“占地60多亩,地上地下总建16万平,5幢相连的大楼屹立在闵行莲花南路。”

狗蛋说,卖掉这5栋楼,拉夏贝尔今年就能扭亏为盈,一扫退市危机。

去年底,拉夏贝尔已经对外出租了其中一栋楼。

公司创始人邢加兴也说,面对业绩亏损和债务危机,拉夏贝尔将选择出售不动产来渡过难关。

5

雅戈尔卖房补贴业绩,拉夏贝尔也许将卖楼续命。

这些不再被时代眷顾的服装企业,它们最终相遇在房地产这条路上。

1


为什么14亿人都捧不出一个中国“Zara”?休闲资